YLZZ - ylzz总站线路检测首页

锡伯族:万里迁征固国防

探索
2021-05-16 17:08

202103T01.jpg

▲ 新疆伊犁州察布查尔县的锡伯古城。

◇文  /  九九

万里寻根

2013年,一个新疆伊犁的锡伯族小伙子开始了骑摩托车到辽宁沈阳的旅程。

住了4次旅馆,搭了一次车,爆了5次胎,废了9条轮胎。历时44个日夜,4850多公里路途后,终于到达了沈阳的锡伯族家庙——这是小伙子心心念的“故乡”。

事实上,研究今天锡伯族的分布,会有一个有趣的发现:总人口约19万人的锡伯族,除一部分居住于东北地区外,还有数万人生活在新疆伊犁地区。辽宁与新疆相距万里,却被锡伯族当作“故乡”。与众不同的人口分布背后,有什么秘密?

从大兴安岭到伊犁河谷

据史料记载,历史上锡伯族居住在中国东北、内蒙古部分地区,比如,大小兴安岭、松嫩平原等是他们生活的区域。

改变发生在清朝时期,这也是我们故事的开端。

新疆自古便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是清朝时期的北疆伊犁地区,人烟稀少,土地荒芜,边防空虚。让谁来镇守祖国的疆土?乾隆皇帝犯了难。

深思熟虑后,乾隆决定设置伊犁将军。担任首任伊犁将军的,是明瑞,他到任后四处奔走,发现他手中的“好牌”太少了,急需在伊犁附近安置一支强有力的屯田部队。

可从哪里调来一支可靠的武装呢?明瑞想到了盛京——盛京是入关之前的清朝首都,也就是今天的辽宁省沈阳市。生活在这里的锡伯族人,自古忠勇尚武,而且战斗值高,尤其骑射能力超群。想到这些,明瑞赶紧撸起袖子给朝廷“开单子”——

“闻得盛京驻兵共有一万六七千名,其中有锡伯兵四五千名,伊等未甚弃旧习,狩猎为生,技艺尚可……于此项锡伯兵内,拣其优良者一同派来。”

乾隆批准了明瑞请求,选派盛京的锡伯官兵一千多名移驻伊犁。这就是今天新疆成为锡伯族的又一聚居地的原因。

那锡伯族西迁,到底迁了多少人?当时,清朝从盛京辖下十几个城镇,选调了能征善战、精于马术的锡伯族官兵约千余人,随军眷属三千多人,总数达到了四千多人。几乎占到当时盛京周边锡伯族人口的两成。

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西迁新疆的锡伯族和留居东北的锡伯族男女老少,聚集在盛京的锡伯族家庙——太平寺,祭奠祖先,聚餐话别。第二天清晨,西迁的锡伯族官兵及其家属,告别了家乡的父老乡亲,踏上了漫漫征程。

需要指出的是,这次锡伯族大迁徙是为了祖国的统一、为了边疆的稳定,所以十分可敬。

202103T03.jpg

▲ 今天的新疆伊犁,草原辽阔、森林茂密、溪谷幽深、湖泊碧蓝,所以人们常说“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到伊犁不知新疆之美”。

从故乡到家乡

从辽宁沈阳到新疆伊犁,相距万里。即使在交通条件便利的今天,也需要连续开车数十个小时才能到达。而200多年前,这一支4000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从沈阳出发,历经艰难险阻长途跋涉,原计划要用3年的时间,结果仅仅用了1年零3个月就到达了新疆伊犁,这还包括了由于雪灾、洪灾耽搁行程的8个多月。

今天便捷的交通,已经让我们对长途跋涉的艰辛缺乏足够的想象。唐僧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虽是文学家的描述,但在“出门基本靠走”的古代,长途跋涉因为水土不服、医疗卫生差等原因,充满艰辛。

《锡伯族简史》记录了这段“万里长征”的路线,大致是横穿现在的蒙古国,翻越阿尔泰山脉进入新疆。书中记载,当这数千锡伯族人赶着牛车、驼队,于同年农历八月下旬抵达今蒙古国境内时,遇到了天气的挑战。八月的蒙古高原,天寒地冻,西迁队伍遇到了暴风雪,很多人都冻伤了。另外,由于降雪,青草无存,沿途没有能够供牲畜食用的青草,所以无法继续前行,只好就地休整过冬。

次年农历三月,天气略微回暖,才继续向西起程,朝科布多前进。科布多是进入新疆地区的交通要道,由此经过阿尔泰山就能进入新疆。可是行进至此的时候,正赶上阿尔泰山积雪融化,河水暴涨,队伍又被困多日。

一路上,大家带的干粮不够吃,常常是靠野菜充饥,驼马也都累倒了一大批。但艰辛和磨难没有难倒顽强的锡伯族人,过荒漠、翻雪山、越天险、战疾寒,终于在乾隆三十年(1765年)七月,到达了新疆的伊犁地区。

据说,到伊犁的时候,这支万里西迁的队伍,人数反而增加到五千多人。因为漫漫旅途中,有300多个婴儿诞生,成为这支队伍的新成员。这些婴儿也被人称为“世界上最小的兵”,因为从他们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头顶“西迁戍边,保卫祖国”的光环。

这就是我们故事的尾声——从东北到西北,锡伯族不仅带去了帐篷、粮食、马匹、狗,还有粮种、菜种、生产技术等等。他们在这片新的土地上,组建了“锡伯营”,这是一个集军事、行政、生产于一体的组织,负责各种日常管理事务,并营建家园、屯垦戍边。现在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就是他们当年的主要驻地,现在当地居住的几万锡伯族人,就是当年西迁勇士们的子孙。

新疆伊犁,就这样成为了西迁的锡伯族人新的家乡。他们在这里安居乐业,开渠拓荒,浇灌了万顷良田;他们在这里屯兵操练,与当地的兄弟民族一道,保卫着祖国的边疆,并在数次平叛和反侵略斗争中立下汗马功劳。200多年来,新疆的锡伯族涌现出了很多传奇英雄,喀尔莽阿就是其中的一位代表。

清朝同治时期,沙俄侵占伊犁,喀尔莽阿是当时的锡伯营总管,他带领锡伯营军民同沙俄进行了顽强的斗争。锡伯营的抗俄行动极大地鼓舞了新疆各族军民的斗志,为抗击沙俄侵略、捍卫祖国领土完整、拱卫西北边疆安全作出了卓越贡献。

202103T04.jpg

▲ 手拿弓箭、身穿传统服饰的锡伯族孩子。

西迁节,不祭神仙祭卡伦

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安居乐业的锡伯族人从来没有忘记祖先的旅程。翻看家谱就是他们追念先祖的一种方式。察布查尔县的一些人家还保存了一份上溯至250年前锡伯族西迁开始的谱系。

锡伯族人从盛京启程的前一天——农历四月十八——是锡伯族的一个传统节日,锡伯语叫作“杜音拜专扎坤”,每逢这一天,锡伯族人都会欢聚一堂。

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的四月十八日,因为即将西迁,庆祝活动比平时更加隆重。西迁新疆的锡伯族和留居东北的父老乡亲,那一天都汇集到盛京锡伯家庙——太平寺。他们祭奠祖先,焚香祈祷西迁路上一路平安,共食离别饭,共饮离别酒,洒泪话别。

如今,为了纪念锡伯族的西迁,农历四月十八被赋予了新的意义,被视为锡伯族最大的一个节日“西迁节”,也被称作“怀亲节”,即怀念亲人之意。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西迁节上,最隆重的仪式是“卡伦祭拜”。

卡伦在锡伯语中为“瞭望、守卫、哨所”之意。清朝西迁的锡伯族的主要任务之一是驻守卡伦,担负通信、巡察以及瞭望等任务,与军台、驿站互相联系,构成一套安全防范体系。乾隆年间,伊犁周边就有90多座卡伦。

当年的卡伦,是忠勇的锡伯族军民西迁到伊犁后屯垦戍边、抗击侵略、平定叛乱的前哨,今天的卡伦,早已完成了它们的军事使命,成为锡伯族民族精神的纪念碑。

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西迁节活动的重头戏之一,就是卡伦祭拜。祭拜活动一般在纳旦木卡伦举行,这是察布查尔县现存7个卡伦中保存最为完好的一个。

祭拜仪式上,1000余位锡伯族人身披铠甲、张弓引箭,他们代表着200多年前从盛京出发的1000余名锡伯族官兵。他们每人齐射3支鸣镝,5分钟内,3000余支鸣镝射向天空,全场镝声震天。锡伯族用这样的方式,传承屯垦戍边、精忠报国、建设家乡的决心,也向他们的先人、向中华民族的英雄致敬。

如今,“四一八”西迁节已经被列入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今天,“戍边卫国精神”已经成为中华民族重要精神之一,全国各地的各族同胞,都以此为骄傲,并以此自勉。

202103T05.jpg

▲ 锡伯族家庙位于辽宁沈阳,又称太平寺,始建于1707年,后经历次扩建。

弓马娴熟,善于骑射

说回来,乾隆为什么选择锡伯族西迁戍边?这和锡伯族非同寻常的“武力值”有密切的关系。

历史上,锡伯族曾是一个以打猎和游牧为生的民族,骑马射箭特别厉害。用古代的话来说,就叫“弓马娴熟,善于骑射”。

据说清代时候,锡伯族人家的小男孩,四五岁时父母就会送给他一把小弓箭。长到十岁,父亲会正式送给他一把用榆木和牛筋做的硬弓,鼓励他射箭。到十五六岁,就要开始接受严格的正式训练了,还要参加各种射箭比赛。所以,这造就了锡伯族“神箭手”辈出,几乎家家有人当兵,户户都有弓箭。在清朝时候,就有很多锡伯族人成为保家卫国的英勇战士。

不过,也不是谁想当兵就当兵,得做到“一马三箭”才行。什么意思?就是人骑着马飞奔,在100米的距离内,得连续射出三箭,才有资格上战场杀敌。

功夫了得的锡伯族,因此成为了乾隆眼里西迁戍边的不二之选。

一直到现在,新疆的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还被叫作“射箭之乡”,培养出了一些著名的射箭运动员。他们在国际射箭比赛上、奥运会射箭项目上获得金银牌的好成绩。

所以,如果有机会去新疆的话,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传统的射箭比赛,一定不能错过。比赛用的箭很特别,叫“响箭”,这种箭的箭头是用牛角做的,上面还钻有四个小孔,这样的箭在空中飞的时候,空气穿过箭孔,就会发出尖锐的响声,要是在战场上,还能起到吓唬敌人、通知战友的作用。

不过,弓箭的作用,可不只是锡伯族人“纵横江湖”的秘密武器,也是他们风花雪月的良媒。

锡伯族的青年男女,在社交中也以弓箭结缘。小伙子向姑娘求爱,要用高超的射箭技艺博得姑娘的芳心。如果是姑娘看中了哪个小伙子,就主动同他一道拉弓射箭。张弛之间,情愫暗生,一段良缘由此展开。

202103T06.jpg

▲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扎库奇牛录乡扎库奇村锡伯族村民永英梅展示制作完成的“蝴蝶”窗花。

从盛京到云南

如今,锡伯族的19万人(2010年统计),多数居住在辽宁省和新疆等地,而我们云南也和锡伯族有很深的缘分。

也是在清朝乾隆时期,锡伯族士兵还曾来云南参加过一次保家卫国的行动,并在云南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和传说。今天,在昆明的金殿后山,也有一个和锡伯族有关的故事。

有一个旅居云南的锡伯族人,四处探寻先辈在云南的足迹,他发现当年锡伯族骑兵一路经贵州入云南,经昭通、曲靖至嵩明后,驻扎在昆明东北角。他认为,就是金殿后山一个叫汗马者(现称哈马者)的村庄,这里有一片开阔地,有水源,还有一个与战马息息相关的名字——“汗马者”。

虽然这里究竟是不是锡伯族先辈们曾饮马歇息的宿营地还有待研究,但是也成就了一段云南和锡伯族结缘的佳话。古老的记忆,也因为被铭记,而有了更鲜活的未来。

(责任编辑 王菁)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 

未经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