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ZZ - ylzz总站线路检测首页

多元一体:中华法律文化溯源(二)

探索
2022-03-29 11:02

◇ 文  /  冯申    图  /  李欣然

202202T0102.jpg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巡游四方。公元前219年的一天,他的车马仪仗来到了南郡的安陆县(今湖北省安陆市),在迎接他的队伍中,有一个名字叫“喜”的小官,远远地见到了这位“千古一帝”,心里十分高兴。

晚上回家后,喜拿出竹简,写下了“今过安陆”。两年后,喜去世了,家人按照他生前的遗愿,将他所抄写的竹简全部随葬,这些竹简几乎就是全部的陪葬品。喜和他的家人根本不会想到,这些竹简将在两千多年后重现人间,并且颠覆后人对秦朝的认知。

“包罗万象”的秦律

1975年冬,湖北省云梦县城关镇的农民正在进行农田水利建设。一天傍晚,一位曾参与过考古发掘的农民见到新挖水渠的泥土有些奇怪,很像墓葬中的泥土,于是赶紧上报。

考古队员赶到后,在这个叫“睡虎地”的地方发掘出了12座战国末至秦朝的墓葬。其中,第11号墓,也就是前面说到的喜的墓葬中,当年随葬的竹简保存较好。经过整理,共有1155枚。这一千多枚竹简背后的意义非比寻常。要知道,在此之前,我们对于秦朝的认识都来自于史书的记载,秦朝竹简这样的一手史料,还是第一次被发现。

释读工作进行得很快,专家发现,大部分的竹简都是关于秦朝法律和法律文书的记载。之后几年,各地又陆续出土了一些秦朝的竹简和木牍,如湖北云梦的龙岗秦简、湖北江陵的王家台秦简等。2002年,考古工作者在湖南龙山县里耶镇进行考古发掘时,从一口秦朝古井里,发现了36000多枚秦简,是此前我国秦简出土总数的7.5倍。其内容多为官署档案,涉及法律、社会、行政、军事、经济、文化、民族等方面。这样,这些沉睡了两千多年的竹简为我们揭开了秦律的面纱,向世人展现了一个法度森严的秦王朝。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秦朝法律制度的话,最贴切的便是“包罗万象”。秦律使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皆有法式”。我们下面就来具体看看秦律的内容。

202202T0101.jpg

绵延两千年的传统

春天到了,阳光明媚,踏青去吧!于是你哼着小曲上了山。咦!路边一棵树上有个鸟窝,爬上去看看,哈哈,有几个鸟蛋,还有一只刚孵化出来的小鸟,装进口袋带走,回家好好饲养。旁边的小椿树长出了嫩芽,摘一点回家,晚上加一道菜。哦!没有柴火!那好办,砍一点树枝带走。

如果生活在秦朝,做这些事情会带来什么后果呢?也许,你刚回到家,地方官就带着兵丁找上门,告诉你:“据邻居举报,你在山上的所作所为已经违反了《田律》的规定,现在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地方官是在小题大做吗?没有,按照秦律的规定,春天是不能在山林中砍伐木材,采摘植物嫩芽或捉幼兽、幼鸟和掏鸟蛋的。这些行为只有到夏天才能进行。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秦朝已经产生了朴素的环境保护的思想,或者说希望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这一思想以法律形式规定下来,是中华法律文明的优秀成果之一。

我们继续“穿越”,这次场景转换了,你摇身一变成为了秦朝的一名基层官吏。某天,你正在官署里看花赏鸟,优哉游哉。忽然,外面冲进来一个人:“禀报大人,大事不好,昨天夜里,有人挖洞进入我家,把我的新棉袄给偷了。”

你赶紧收拾心情,带上手下赶往案发现场。经过勘验,你发现报案人家中的侧房墙上有一个新挖的大洞,直通房内。挖洞用的凿子留在了室内,挖出的土被撒在了屋后。在房内和洞内外的土上发现了膝盖和手的痕迹各六处,外面的土上还留下了脚印。从脚印来看,这个窃贼穿的是一双旧鞋子。房外院子的墙上有窃贼翻墙时弄出的缺口,缺口上有翻墙留下的痕迹。

这是盗窃案无疑了。于是你又传唤了报案人的邻居,确认了报案人确实有这么一件衣服,这才回到官署,下令通缉罪犯。这个案件记载在云梦秦简的《封诊式》中,可以看出,在当时调查案件时,勘验工作非常仔细,记录也十分完备。云梦秦简还记载了对命案的勘验过程,这是我国乃至世界上最早的法医检验记录。也正是从此时开始,我国古代的法医学水平一直傲立于世界之巅。

正当你办完了上面的案子,准备休息一会儿时,忽然,手下进来禀报说,一群人正吵吵嚷嚷地把张三扭送到了官署,让你去主持公道。

“怎么回事?”

“禀大人,张三患有‘毒言’(一种传染病),我们特将其抓来,请大人发落。”

“张三,是否如此?”

“大人明鉴,我外祖母的同乡人李四曾患‘毒言’,但已被送往隔离所。其他人因此而不肯与我一同祭祀饮食,可我真的没有患病啊。”

……

这个案例同样记载在云梦秦简的《封诊式》中,从这段记载可以得知,在秦朝,如果有人染上了严重的传染病,是要被送去隔离的。另一段关于麻风病的记载也证实,染病者要被送往“疠所”隔离。由此可见,秦朝人已经认识到隔离是防止传染病蔓延的有效方法,并且用法律形式规定下来,在现实中严格执行。

除此之外,秦律在农业、手工业、畜牧业、商业等诸多领域都有详尽的规定。我们都知道,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但其在全国范围内统一法律的做法也同样值得称道。虽然秦朝仅仅存在了短短的15年时间,但其所开创的大一统的法律传统却绵延两千年之久。

秦朝覆灭的原因,一般说法是因为滥用民力和严刑峻法,这也使得取代它的汉朝在治理国家时十分注意吸取秦朝败亡的教训。但相对于秦朝来说,汉朝的变化主要是在治国思想和具体做法上。对于秦朝建立的大一统帝国体制以及法律制度,汉朝都是全盘接收,这就是所谓的“汉承秦制”。

承袭秦律的汉律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对于汉朝法律制度的了解,同样依靠的是传世文献的记载。1983年,还是在湖北,考古学家在江陵县的张家山汉墓中发掘出大批汉简。与云梦秦简类似,这批汉简的主要内容也是法律。这样,我们对汉朝的法律制度,以及秦汉法制之间的关系有了直接的认识。

从张家山汉简来看,汉律对于秦律是继承关系,很多秦朝的法律篇目以及具体内容都得以沿袭。同样,秦朝法律中严苛的一面,也被汉朝照单全收。这就与汉朝初年与民休息、重视德政的治国理念发生了冲突。

怎么办呢?

时间来到了汉文帝时期,齐国(汉初分封的王国)的名医淳于意犯了法,要被押解到长安问刑,他的小女儿淳于缇萦自告奋勇地随父亲前往。到了京城,缇萦给汉文帝上书说:“人死不能复生,脚被砍了(刖刑)或者鼻子被割了(劓刑)就再也长不出来,如果这些受刑者今后还想要改过自新,也没有机会了。我愿意到宫中做奴婢,替我父亲赎罪,请皇上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汉文帝看后十分感动,认为肉刑的存在与推行德政是不相符合的,于是下诏废除了自夏商以来已经存在了快两千年的肉刑。这是我国古代刑罚制度的一个巨大进步,是刑罚趋于宽缓和人道化的重要表现。

还是在汉文帝时期,以刚直不阿闻名的张释之曾担任廷尉(西汉中央政府最高司法官)。一次,汉文帝出巡长安城中,老百姓纷纷回避,有一个人躲在了桥洞下面。他等了一会儿,估摸着皇帝已经走远,便走了出来,谁知汉文帝的车驾正好路过此地,马受到了惊吓。汉文帝大怒,叫来张释之,要求将此人处死。张释之却不卑不亢地说,按照法律规定,这个行为只能罚款,不能因您一时喜怒就不依照法律办事。汉文帝最终接受了张释之的意见。官员秉公执法,皇帝纳谏如流,君臣都能严格遵守法律,这是“文景之治”出现的一个重要基础。

202202T0103.jpg

“儒表法里”的出现

再看看汉朝法律思想的变化。秦朝的法律指导思想是法家思想,既然当时天下人已对秦朝的残暴有了共识,那么,法家思想自然不能再成为西汉政府治国的指导思想。可是,法家思想是否从此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答案是没有。在汉承秦制的大背景下,中央集权的政治架构和法律制度都没有更改,支撑它们的法家思想当然也不会被彻底抛弃。

   所以,汉朝首先祭出了黄老思想。黄老思想并不是一般人所认为的那样,是纯粹的道家思想。它形成于战国时期,是道家无为思想和法家“法治”思想混合在一起的产物。而汉初的黄老思想在此基础上,又加进了儒家的德治思想成分。这样,黄老思想在引入道家和儒家思想之后,对法家思想进行了改造,特别是“无为而治”的做法,使得汉初社会经济得以迅速恢复。

到了汉武帝时期,国家政治稳定,经济实力雄厚,主张清静无为的黄老思想已经不再适应国家发展的需要,法律指导思想再次发生了变化。这时,董仲舒携带着经他改造过的儒家思想闪亮登场。与孔子和孟子的理想主义不同,董仲舒的思想更加现实,更加注重对皇权的维护,因此,也就更容易得到统治者的认可。

      我们都熟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说法,但事实上,儒家思想从汉武帝时候虽然得到了推崇,但却没有被“独尊”,而其他思想也没有被“罢黜”。

  用汉武帝的曾孙汉宣帝的话说:“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也就是说,汉朝实际的制度是霸道(法家)和王道(儒家)并行,相互结合,并非单纯地用某一家的思想。这样,适应大一统需要的“儒表法里”的思想和政治法律制度体系从此稳定下来,贯穿于中国古代封建王朝的始终。

(责任编辑 王菁)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 

未经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