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ZZ - ylzz总站线路检测首页

我的民族教育之路

园丁在线
2021-10-09 16:13

小编语:为了给乡村孩子们提供更优质、温暖的教育,许多扎根乡村教育一线的老师付出了极大的努力,王军老师就是其中之一。从位于高寒山区的小学到如今任教的校园,他用一位教师的坚守,帮助大山里的孩子去争取更加光明的前途。读来,小编一度泪目。相信中国的乡村教育会被他们的努力点亮。

◇ 文 / 永善县伍寨乡九年一贯制学校  王军

我是一名普通的苗族教师,2014年9月,通过教师补员考试,我有幸考入永善县某高寒山区小学任教,在这里,开始了我一生的民族教育情结之旅。

这是一所偏远的山村小学,生源都来自周边的一些彝族村寨。初到这里时,学校里的其他老师大都调走了,只剩下一名苗族老教师和一名彝族教师。和我一起考入这所学校的还有3个年轻人,他们没有太多社会阅历,对这里的环境非常陌生,第一次看到校园的环境后就非常消极。为了稳住年轻教师,我不断地给他们一些精神上的鼓励。因为当时教师较少,初到这里,当地政府就任命我为学校负责人,这样一来,责任就更重了。

这里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山高、路远、信息闭塞,社会风气也很不乐观,偶尔还会出现家长阻拦学生上学的状况。学校里有130多名学生,彝族学生相对较多。由于受社会和家庭环境的影响,有一部分孩子不爱学习,早退、迟到、逃课现象时有发生,吵架、打架事件也频发,甚至有部分学生还会处处为难不远千里而来的老师,这些都是令人很头疼的事情。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几位老师花了大量的时间对学生进行团结教育,课后还会抽出时间进行家访,与学生家长交心谈心,进行政策宣传。经过一年的努力,学校周边氛围有了很大的改观,学生与老师的关系更紧密了,家长和老师之间、家长与家长之间、家长与学生之间的关系也更融洽了。

当时的办学条件不是很好,教室的窗户没有几块玻璃挂在上面,冬天的寒风呼呼地灌进教室,同学们冷得瑟瑟发抖。教室也有限,学校的7个班中,就有一个班的学生只得挤在狭窄的小教室里面上课。教学楼前是一大片泥泞不堪的操场,晴天灰尘满天,雨天一片汪洋。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老师们白天抓紧时间给孩子们上课,晚上挤在一小间四面透风的房间里商量如何改变这里的办学条件。所幸,有同事的朋友听说这里的状况后,积极筹资,给学校解决了窗户玻璃的问题,孩子们能够在温暖的教室里学习,脸上也露出花儿般的微笑。

2015年恰逢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好机遇,在上级各部门的大力帮助和老师们的不懈努力下,学校新建了一幢三层的教学楼、翻新了原来的两层教学楼、硬化了学校操场、新建了围墙、配备了全套的体育器材,同时还做了绿化,整个校园焕然一新。在优美的环境里学习和生活,同学们学习更加努力了,老师们的干劲也更足了,家长们送子女入学的思想意识更高了,社会也对教师们的工作更加认可了。邻里和睦,学生团结,师生互敬互爱,在学校的带动下,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增进了。

2018年,因工作需要,我由原来的学校调动到永善县伍寨乡九年一贯制学校任教,这里的办学条件相对较好,基础设施也比较完善。学校有2000多名学生,一到九年级共39个班,学生年龄跨度很大,一年级学生6岁左右,而九年级学生有18岁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后,我发现高年级学生的辍学率很高,而且以彝族和苗族学生居多。为此,校长找到我,共同探讨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可仍然不得要领。校长说:“你是苗族教师,方便交流,干脆去周边的农户走访一下,看能否找到苗族学生的辍学原因。”

于是从那时起,我一边教课,一边与高年级的苗族学生积极沟通,慢慢成为他们的忘年交,融入学生的内心世界。同时我还利用周末休息时间与苗族家长交流,慢慢地才知道,学生辍学原因非常多,但大部分都与家庭有关,也有部分是因为厌学或早恋。

找到原因后,做好辍学生返校就读的思想工作,成为我的主要任务之一。但转变这种状况,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由于我的课时比较多,没有太多时间与家长面对面交流,所以用“小手牵大手”的办法做家长的思想工作,就成了我的主要工作方式——让学生把道理宣传给家长,让学生用实际行动感化家长。我常利用课余时间对高年级苗族学生开展集中谈话或个别交流。学校里没有苗族女教师,我就请乡政府的苗族女干部去和苗族女学生私下谈心,特别针对女生早恋现象进行正确引导。为避免年龄产生代沟的问题,我也会请在读或已毕业的大学生讲讲自己的学习经历,告诉他们成功的乐趣,引导他们懂得“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

在课余,我也尽量抽出时间走乡串寨,做家长的思想工作。为了劝返一名苗族辍学生,我前后跑了距离学校20多公里的一个小山村共8次,通过多次与家长面对面做思想工作后,家长终于同意送孩子返校。曾经有一名二年级的苗族学生开学多日还不返校,即将面临辍学,我就利用周末进行家访,才得知是家庭的贫困导致孩子买不起生活学习用品,学生因此产生了厌学情绪。我花了一天时间与家长长谈,终于做通工作,家长同意外出务工解决学生在校的学习费用。

劝返工作还有很多,虽然艰难,但看到学生返校后灿烂的笑脸,我也由衷感到欣慰。

我在民族教育这条道路上一路坎坎坷坷,但作为一名少数民族教育工作者,只要自己的付出能够改变一些学生的人生轨迹,我就愿意永远走在这条民族教育的道路上。

(责任编辑 黄薇)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 

未经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