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ZZ - ylzz总站线路检测首页

鄂温克人——牧养驯鹿的民族

探索
2021-09-01 17:52

◆文  /  倪清扬

20210T00011.jpg

说起游牧民族,大家是不是会想到一首诗:“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其实,不是只有在草原上放牧牛羊,才叫游牧民族。中国就有一个民族,他们放牧的动物,是有着分枝繁复、体量硕大鹿角的驯鹿,他们放牧的地点,是原始森林。这就是鄂温克族——中国唯一牧养驯鹿的民族。

根据2010年的统计数据,有三万多人口的鄂温克族,是中国人口较少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的鄂温克族自治旗、陈巴尔虎旗、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根河市、鄂伦春自治旗、阿荣旗、扎兰屯市和黑龙江省的讷河市等地。

那么“鄂温克”是什么意思呢?目前主要有三种说法:“住在大山林中的人们”“住在山南坡的人们”和“从山顶下来的人们”。不论是哪种说法,都说明一个问题,鄂温克族最初就是居住在山林中的。根据学者研究,鄂温克族原本是一个森林狩猎民族,后来慢慢和驯鹿结下缘分,逐渐成为一个牧养驯鹿的游牧民族。牧养驯鹿可谓是鄂温克族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的核心,也是我们了解鄂温克文化的一个重要载体。

20210T0003.jpg

▲ 戴着鹿铃的驯鹿。

驯鹿是家人

驯鹿被称为“森林的孩子”,自由的精灵。所以,驯鹿虽然被鄂温克人牧养,但总是在林间自由行走,并不会被圈养在栅栏里。那么鄂温克人究竟用了什么方法让驯鹿不至于走失呢?

答案就在一个小小的皮袋里。这个皮袋子下半部分一般用较硬的兽皮定型,上半部分是柔软的皮革,可以束口。皮袋上用皮条拴着一些鹿蹄子上脱落的蹄角,摇晃皮口袋的时候,坚硬的蹄角像铃铛一样,发出清脆的声音,可以在森林里传很远,召唤走远的驯鹿回家。最重要的是,这个皮口袋里,还有驯鹿最喜欢的盐巴。

驯鹿有个习惯,喜欢舔舐盐碱,盐碱在自然界中并不容易获取。鄂温克人会为驯鹿提供充足的盐碱,让驯鹿愿意与人们共同生活。

此外,还有一个很特别原因,那就是人类可以帮助驯鹿驱蚊。森林里的蚊子又大又多,特别厉害,可以轻松刺穿驯鹿厚厚的毛皮吸血。据说一头驯鹿有时一天就会被蚊子吸走一大杯血。但是人类会燃起火,再在火上盖一块潮湿的木头,就会产生大量的白色烟雾。这些烟雾如果是在室内,会非常呛人,但是在室外,却能有效驱除蚊子。所以,对蚊子不堪其扰的驯鹿每每在外面溜达完回到营地后,就会主动在人类准备好的“大型室外蚊香”中占据一个通风良好的有利位置,既免去蚊虫叮咬之苦,又可以顺畅呼吸。

鄂温克人还会尽自己所能,保护驯鹿不受山中的熊、狼或是其他食肉动物的捕猎。尤其是雌鹿刚生下小鹿的时候,是非常危险的。血腥的气味很容易把嗅觉灵敏的肉食动物吸引来。这时候的鹿宝宝还太弱小,虽然本能可以让它迅速站起来,但要逃脱凶猛的肉食动物,还是不太可能。与人类生活在一起后,鄂温克人会用鞭炮吓走在营地旁蠢蠢欲动的熊,还会射出箭头拴了皮片的箭以警示其他的捕猎者。

这么说来,驯鹿大概也觉得这些人类朋友还不错,所以每天都会自觉回到营地,和人类生活在一起。

鄂温克族把驯鹿当作自己的家人,用人类的力量和智慧帮助驯鹿,驯鹿也把营地当作安全的家。世世代代,人与鹿就这样一直延续着这种和谐的共生关系。

20210T0002.jpg

▲ 鄂温克人与驯鹿。

跟随驯鹿逐水草而居

驯鹿喜欢吃山中的苔藓、各种蘑菇和在寒带生长的树枝树叶。虽然它们总是结伴而行,但一群驯鹿数量不会很多,它们吃得也很小心,边走边吃,像是轻风吹过水面,不会对森林的植被造成永久的伤害。聪明的驯鹿绝不会把一块森林的植被吃光,每当食物少了就会走到更远的地方去。

鄂温克人也因而跟着驯鹿频繁迁徙。根据季节不同,一般十天半月就得迁移一次营地,寻找苔藓更茂盛的地方。

为了方便迁移营地,他们的住所是一种非常容易搭建的圆锥形帐篷,叫作“仙人柱”。只需要几根牢固的长树干搭建起圆锥形的支架,外面再围上桦树皮、兽皮或是帆布就可以了。离开时,人们只拆下外层的围布带走,把木架子留在原地,到了新的营地后再就地取材寻找木棍就行,这大大精简了迁移时要携带的行装。迁移时,作为“家庭成员”的驯鹿,也要承担家庭责任,它们负责驮运货物,并运送年长或行动不便的人。驯鹿能负重,走得稳,即使在沼泽或深雪中也能顺利穿行,被人们称为“林海之舟”。

驯鹿也偶尔会制造些小麻烦。它们在林间自由地吃苔藓,一不小心就会走很远。若是清点数量不对,或是喂盐时发现有驯鹿没有回到营地,人们就要去森林里寻找走远的驯鹿。那可不是视野良好的草原,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小山包,而是实实在在广袤的原始森林,因此,花七八个小时寻找驯鹿,往往是家常便饭。

好的是,无论走到哪里,人和鹿都有温暖的家。仙人柱里总是燃着一团火,给一家人提供温暖,白天人们用厚实的木头压着火,不让火熄灭,回家时就可以直接跨入让人放松的温暖当中。生火做饭时的烟雾更多一些,外出寻找驯鹿的人远远看到那升起的炊烟,就知道丰盛的晚餐已经在等待,这是对疲惫一天最好的犒赏。

20210T0004.jpg

▲ 在鄂温克族的传统饰品中,用牛羊的皮毛等制作的“太阳花”是常用的装饰品,皮质的圆心象征太阳,四周的毛针如同阳光一般。如今,这样的装饰品,因为受到很多游客的追捧,真正成为了鄂温克牧民们脱贫致富的“太阳花”。

奶香四溢的食物

小驯鹿的出生,总是能给营地带来快乐,人们也能沾小驯鹿的光,喝到驯鹿奶。

驯鹿奶产量很少,但很浓稠,奶香浓郁,口感像酸奶,是鄂温克族非常喜欢的食物。其表面厚厚的奶皮,可以直接食用,口感像是绵密细腻的奶油。

鄂温克人的必备干粮“大列巴”,是一种很大很干的面包,方便储存和携带。在和面的时候加入一些驯鹿奶,可以让面包带上奶油味,特别好吃。

大列巴和奶茶是绝配。沏一杯红茶,再向茶里加入驯鹿奶,一杯鄂温克奶茶就新鲜出炉了,奶香中和了茶的苦涩,香甜好喝,是鄂温克族的早餐必备,是开启美好一天的“钥匙”。

鄂温克族还有一种传统油炸美食叫阿拉吉,可以保存很长时间。样子像油条,口感外酥里嫩,好吃的秘诀也是加入驯鹿奶。

整体来说,鄂温克族食品追求简单方便,能快速补充能量。但不管是大列巴还是阿拉吉,鄂温克族的食品当中,总少不了这一股奶香。这是驯鹿的礼物,也是森林的礼物。

森林的守护者

得益于森林馈赠的鄂温克族,也是森林的守护者。

其实,鄂温克族早期也会在山中狩猎,但自从禁猎后,他们就转变为守护者的角色。早些年,有些偷猎者鬼鬼祟祟地在山中出没,到处下套子、设陷阱。那些陷阱由细细的铁丝制成,很难发现,一旦有动物踏入,越挣扎勒得越深,最终动物会痛苦死去。有时外出觅食的驯鹿也会被这样的套子困住。解救被困的驯鹿和其他野生动物,就成了鄂温克人的工作。

乌鸦是这项工作的“好帮手”。它们太有经验了,一旦有动物被困住,它们就会耐心等待,等到动物死去再收获一顿大餐。聪慧的鄂温克人就这样跟着乌鸦的“指示”,总能顺利发现被困住的动物。

近年,随着森林公安工作力量的加强和人们对动物保护的日益重视,森林中几乎见不到偷猎者的身影了。同时,随着旅游业的发展,新的森林访客——游客逐渐多了起来。摄影爱好者、背包客、旅行者……纷纷进入森林,去探寻鄂温克族的故事。

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垃圾。一块掉在森林里的废电池,会污染大片森林和水域,一个有盐味的泡面袋、榨菜袋,可能会被驯鹿吃到肚子里,无辜的驯鹿会因为无法消化塑料垃圾而死亡。这些匆匆来去的人们,不像鄂温克族一样将森林当作自己的家。人们去朋友家做客,不会失礼到在客厅甚至床上扔垃圾,但是在森林里,在这个鄂温克族、驯鹿和其他动物的家里,人们往往会无意中随心所欲。鄂温克人只能好脾气地能捡就捡,能收就收。尽己所能,保护着森林。

如果我们能做礼貌的客人,坚持无痕山林原则,不在自然中留下垃圾,不留下我们来过的痕迹,鄂温克人会非常欢迎大家去自己的家里做客。

20210T0005.jpg

▲ 长篇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获得了2008年第七届茅盾文学奖。

多样的生活方式

虽然驯鹿已经成了鄂温克文化的代表和象征,但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也有不少鄂温克族支系逐渐走出森林,学会了放牧和农耕,开始以畜牧业和农业生产为生,被称为牧区鄂温克族和农区鄂温克族。目前,在大兴安岭深处的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仍有一些鄂温克族保留着放牧驯鹿的传统,被称为驯鹿鄂温克,也被称为“最后的驯鹿部落”。

不同的自然环境孕育了多样的民族。虽然大家的生活方式不同,但都能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历史上国家有难的时候,林海中的鄂温克族也曾扛起刀枪,英勇地加入保卫祖国的斗争中。现在国家富强了,随着脱贫攻坚等工作的开展,“义务教育”“基本医疗”这样的好政策也跟着鄂温克族上山入林,不让任何一个民族掉队。

今天的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已经成为旅游界的“网红”。每天来这里看驯鹿的游客络绎不绝,这些长着优雅巨角的萌宠,也变成了短视频App中的“流量明星”。森林常在,绿水青山常在。守卫着祖国边疆,守护着自己家园的鄂温克族,在新时代过着平凡又幸福的生活,他们偶尔还会唱起那首古老的歌谣:“我们是森林里的人,牵着驯鹿在大兴安岭里啊……”

(责任编辑 纳梦月)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 

未经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