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ZZ - ylzz总站线路检测首页

珞巴族:驯服雅鲁藏布江的猎手

探索
2021-08-07 10:01

◆文  /  倪清扬

012.jpg

达地一直记得2013年第一次跟着爸爸上山打猎时的场景。

那天达地早早地就起来了,他羡慕地看着爸爸一件件穿上珞巴族打猎时候的装备:羊毛织成的黑色上衣,又保暖又防雨;箭筒的背带上有好多贝壳和一个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熊牙装饰。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珞巴弓箭,即使如今已经不常用了,但爸爸也经常拿出来打磨擦拭。最后,爸爸戴上一顶熊皮帽,帽子周围有一圈黑色的熊毛,可帅气了。

这一年,达地只有13岁,还在长个子,还没有自己的珞巴服饰,爸爸说,等达地成年以后,一定会帮他准备一套。不过,达地有一顶自己的熊皮帽,但是周围的黑毛毛已经是人工毛啦。现在熊可是保护动物,不能再用熊皮来做衣服帽子了。

013.jpg

▲这是拉林铁路藏木雅鲁藏布江双线特大桥。2021年6月25日,拉萨至林芝的拉林铁路通车,拉林铁路使用我国自主创新研制的复兴号高原内电双源动车组,动车组实现了全国31个省市区的全覆盖。

珞巴族的创世神话

达地是一个生活在西藏的珞巴族男孩。

中国的珞巴族,生活在西藏喜马拉雅山的南麓,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瑜地区。1965年,珞巴族被国务院正式认定。现在珞巴族有三个民族乡,分别是1988年在西藏林芝地区设立的墨脱县达木珞巴民族乡和米林县南伊珞巴民族乡,2010年又增设隆子县斗玉珞巴民族乡。珞巴族虽然是人口较少民族,但却有着灿烂的文化,是中华56个民族大家庭中不可缺少的一员。

关于珞巴族的起源,神话《麦冬冬德和色京京德》为我们展示了珞巴族先人丰富的想象世界。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天父叫作麦冬冬德,还有一位地母名字是色京京德,他们俩是世间万物的始祖。相传远古的时候,世间一片混沌,没有一丝生机,天父和地母看到了,决定结婚并创造出世界。现在我们看到的世间万物,都是他们的孩子。他们生下了太阳京冬冬尼和月亮京波崩洛作为白天和黑夜的使者照亮大地。因为月亮的光没有太阳那么明亮,天父和地母又生下了星辰京达达嘎尔陪伴月亮。后来天父和地母又生出了三子一女:儿子色京京崩崩德、色京京冬达尼、色京京若达若和女儿京巴阿英。

这四个子女中,色京京崩崩德喜欢狩猎,但不喜欢吃熟肉,每次打到猎物之后都生吃,因此成为后来的老虎;色京京冬达尼因为聪明、好动而且善于狩猎,又不喜欢种地,后来成为珞巴族的祖先,珞巴族人叫他阿巴达尼;色京京若达若忠厚、好学、不喜欢杀生,就饲养了很多动物,后成为藏族的祖先,珞巴族人叫他阿巴达若;小女儿京巴阿英美丽聪慧、善于种植和纺织,后成为汉族的祖先,珞巴族人叫她阿英阿忆。

随着万物的生长,狭小的空间不适于大家繁衍生息,因此,天父地母决定分开,在天地间给孩子们留下足够的成长空间,于是用大刀割开连体的肚脐带,从此天高而地陷,日月星辰随天父上了天,各种动植物和我们人类就随地母留在地上。

神话学认为,神话并非现实生活的科学反映,而是由于远古时代,人类开始思考与探索自然,并结合自己的想象力所产生的,反映的是古代先民对世界起源、自然现象和社会生活的原始理解。珞巴族神话《麦冬冬德和色京京德》就用富有想象力的方式,为我们展示了珞巴族古代社会的生产力水平、信仰、家庭关系等状况。神话中的“亲兄妹”——汉族、藏族、珞巴族,也为我们展示了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各民族相亲相爱融合为一体的大家庭。

达地的爸爸也给达地讲过这个故事。珞巴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人们主要靠原始的刻木结绳记事。神话传说也都是以口口相传的形式,自古流传。

达地觉得这个故事真有意思,想让爸爸再讲一些。“这个故事,也是我从小就听长辈们给我讲。”爸爸对达地说,要是达地感兴趣,可以多去找找村子里的纽布(巫师),纽布知道的故事多得数也数不清。纽布通常是珞巴族部落中最有学问,也最受尊敬的人,也是珞巴族历史的传承者和歌手、诗人。珞巴族始祖神话在2011年入选了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珞巴族代代相传的神话,也由此被更多的人聆听着。

014.jpg

▲珞巴族妇女在用传统手艺织布。

雅鲁藏布江上的藤网桥

珞巴族的狩猎之路,往往要经过一种特别的桥——藤网桥。

珞巴族生活的地方,有一条大江,那可不是普通的温驯的小河,而是暴脾气的雅鲁藏布江。

在雅鲁藏布江的大峡谷地段,江水尤为湍急,那么该如何到对岸去呢?就是藤网桥。请来族里力气最大,射箭最厉害的青年,在箭尾上拴上一根细藤,使出全身的力气,将箭射到对岸去,箭上带着的藤条成为了连接两岸修筑藤网桥的关键。

在珞巴族的传说当中,有时候还得请河里的大鱼帮忙,才能把第一根藤条送到对岸。有了这第一根藤条,就可以拉起建筑桥的主干最重要的粗藤条,还可以送去无数编织用的细网条。

头上是蓝天白云,脚下是奔腾的江流。走在藤网桥上晃晃悠悠,尤其到江心,更是晃得厉害。看着脚下的江水,听着踩在藤条上嘎吱作响的声音,胆子小的人不会害怕吗?藤网桥考虑到了过桥的危险,特意在桥四周用细的藤条编织出细密的高墙。手有着落,心里不慌,拉着藤网,走在藤网桥上,四周密集的藤网给人特别的安全感,像是走在一条江上的隧道里,不再害怕雅鲁藏布江的怒吼。

现在游客越来越多,为了安全考虑,藤网桥已经关闭不再使用,而是换上了更安全的钢索吊桥。但是看着那条依然架在江上的藤网桥,依旧让人感慨,这样一座驯服了雅鲁藏布江的藤网桥,凝结了多少珞巴族人的智慧和汗水呀!

015.jpg

珞巴族人大代表扎西央金。在

管窥珞巴族的狩猎历史

翻越大山,走过晃悠悠的藤网桥去打猎的珞巴族猎人们,去打什么呢?

山鼠是个不错的选择。山鼠是珞巴族人喜爱的一种肉食品,烤山鼠也是他们招待宾客的美食。

珞巴族生活的珞瑜地区位于喜马拉雅山区,蓝天底下,满目绿色铺向远方。这里的绿不是平面静止的绿,而是立体型的绿,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郁郁葱葱姿态迥异的绿海。这里海拔从五六百米到7000多米,形成了立体型的气候和立体型的动植物分布,植被面积很大,也孕育了很多野生动物,为珞巴族猎人提供了良好的狩猎条件,创造了天然的理想猎场。而山里的山鼠,肥而大,肉质细嫩,是婚嫁待客的上乘佳品。

吃不完的山鼠还会被做成山鼠干,方便保存。可能有人会觉得,吃老鼠,这岂不是“黑暗料理”?其实,珞巴族的山鼠和城里游走在下水道里的老鼠可不一样,山鼠是在山间自由奔跑的小动物,不是吃垃圾传播疾病的老鼠。

当然,山鼠不是打猎的所有内容。过去,珞巴族狩猎主要分为两大季节,冬季到高山雪线附近,猎获野牛;夏季上高山猎取香獐,其余农闲季节则到附近的原始森林里猎取供食用的野猪、熊、黄羊等。因为生产力水平低,狩猎曾经是珞巴族获取食物的主要方式,因而也把珞巴族练成了很好的猎手。据说珞巴族的猎手,一生有一大半时间都在跟踪野兽。

20世纪80年代,国家为珞巴人修房子,号召他们到山下居住,几十年过去了,如今的珞巴人家家户户住上了明亮宽敞的新房。国家的帮扶,让珞巴族人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珞巴族的猎人们也逐渐退出狩猎场。尤其是随着动物保护意识的提升,狩猎的生活方式也逐渐成为了远去的记忆,唯有珞巴族人家里墙上挂着的狩猎弓和熊皮帽,似乎还诉说着珞巴人的过去。

扎西央金姐姐上电视了

2013年3月9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西藏代表团的审议,代表中就有珞巴族代表扎西央金,她穿着一身珞巴族的盛装,特别漂亮。

2008年6月7日,珞巴族服饰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扎西央金的妈妈,就是珞巴服饰的传承人。

珞巴族服饰,常常是黑白相间的颜色。男子一般以黑白相间的条纹为主,以方便狩猎时融入大自然。而女子在黑白相间的基础上,会适当嵌入彩色增加美观。

身着民族盛装的扎西央金充满勇气,自信地向总书记汇报着珞巴族的情况。

“来的时候,乡亲们嘱咐我,让我一定向总书记好好汇报一下家乡的发展变化。”扎西央金激动地说,“如今,我们珞巴族的孩子上学不花钱、毕业有工作,生病、住院能报销,种地有补贴、养老不犯愁。”

总书记听了十分高兴,亲切地问她:“你今年多大了?”

“31岁。”

“你是第一次参加人代会吧?”

“是的,总书记。我是今年新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

一开始,扎西央金还略显紧张。总书记的亲切和蔼让她放松了下来,应答自如。总书记笑着说:“你普通话说得很好啊!”……

转眼8年过去了。扎西央金现在的普通话说得更好了,而且还担任着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隆子县斗玉珞巴民族乡的副乡长。提起珞巴族人民生活的变迁,她总有说不完的话:“历史上,我的家乡不富裕,路不通、电不通。随着党的好政策在斗玉乡落地生根,我的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乡亲们说,尽管斗玉乡离北京很远,但党的好政策却离我们很近,大家在美好生活中感受新变化,收获幸福感;尽管斗玉乡离北京很远,但乡亲们的心和北京紧紧连在一起贴在一起,永远感谢党、永远跟党走。”

现在的达地在做什么呢

和扎西央金一样,普通话越来越好的还有我们的珞巴族男孩达地。当年达地看着电视里的扎西央金姐姐,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上语文课,不仅要会珞巴族的语言,更要说好普通话。

如今的达地已经是一名大学生了。他在学校里,每天用电脑整理资料、完成课业,还通过互联网关心国内外时事。而这一切,对于他依靠刻木结绳记事的先辈们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 

在外求学的日子,达地总不忘记随身带着一本珞巴族民间故事,已经包了两次的书皮又快被翻烂了。作为宣传珞巴族文化的小使者,他要让更多人认识珞巴族。达地早就想好了,毕业以后,他要回到家乡做一名老师。有时他还会想起爸爸第一次给他讲珞巴族的神话,有一点他可真是赞同得不能再赞同了:中国的各个民族本来就是亲生的兄弟姐妹,虽然性格不同,特长不同,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但依然不影响他们相亲相爱、互相帮助。在神话中是这样,在历史上是这样,现在也依然是这样。

(责任编辑 王菁)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 

未经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