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ZZ - ylzz总站线路检测首页

亲历与见证:那些人,那些事

ylzzcom永利
2021-03-11 14:20

◇ 文 / 仝一

“召景哈(傣文)、喃巴独玛(傣文)、叭诰(傣文)、召贯(傣文)、独弄诰(傣文)、李扎丕(拉祜文)、左朝兴(拉祜文)、张翰臣、方有富、李老大(拉祜文)、李光保、马朝珍、李保、拉勐……”

这是民族团结誓词碑上的一个个签名。

70年前,48个人郑重地在民族团结誓词碑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立下一份誓言。他们是民族团结的亲历者与见证者。

他们中的很多人,参加了第一次国庆观礼,从边疆到北京,再从北京到边疆,他们带回了北京的故事,也带回来了对党和国家的认同。

J4-1.jpg

▲ 召存信在首届西双版纳州政府委员宣誓典礼上宣誓。

第一个签名者

在庄严地通过了誓词后,谁来第一个签名,成了一个问题。

“我是主席团成员。说实话,(新中国刚成立),当时站出来签字,这对党的民族政策了解还不多的民族头人、首领、酋长来说,是需要胆量和勇气的。因为这一举动很快会传到敌人那里。”当年参加誓词碑签名的方有富老人说。

召景哈,是第一个签名的。他走向前第一个在“民族团结誓词”下面工工整整地用傣文写下“召景哈”。

召景哈本名召存信,曾经是一名傣族土司(召景哈是他担任官职的名字)。他是国庆观礼团的云南代表之一。“过去,版纳大象贡献朝廷,皇帝没有召见过我们头人;现在刚解放,人民政府就把边疆各民族想到了,不论上北京的路多遥远,我都会唱着歌去的。”在去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前,他就是“积极分子”。

回忆起签名的瞬间,他写道:“(新中国成立前),由于抵制国民党军队超额派粮、派款、派夫而两次成为国民党的阶下囚。如今共产党毛主席还邀请我们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参观各大城市……这时我仿佛又看到毛主席签发的任命书,仿佛又听到了毛主席接见时说,‘希望你跟着共产党,建设好社会主义新边疆’,看看誓词上的字字句句,不就是我一直所追求的目标吗?”

召存信郑重地签下了第一个名字,在他的带领下,其他47位各族代表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对于很多人来说,民族团结誓词碑是各族人民团结一致,共同建设社会主义新边疆的里程碑,对于召存信而言,则有着更深远的意义:“也是我从封建领主向人民公仆转变的又一块丰碑。”

J4-2.jpg

▲ 今天的西盟佤山,一幢幢具有民族特色的房子点缀于山水之间。西盟各族人民告别了以前的茅草房,实现了“一步跨千年”的历史飞跃,不仅圆了佤山各族人民千年梦想的安居生活,更给云海茫茫的阿佤山增添了一道充满生机的亮丽风景。

怕是“调虎离山”

相对于召存信,拉勐的“道路”要曲折得多。

到北京去,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云南边境的一些群众因为遭受历代统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就养成了一种习惯,轻易不离开自己的寨子,不相信外面的人,也不接受外人的进入。所以,面对赴京观礼的邀请,很多人就找各种借口推辞。班箐寨的头人拉勐就是其中的一个。

地处中缅边境的班箐(今天属于普洱市西盟县中课乡)是佤族寨子,头人拉勐原名岩松,非常有威望,可谓寨子的“明星”。他曾用弩箭射死进犯寨子的国民党反动军官,还两次带人打退了来犯的其他部落,威震一方。不过,当时县里派人多次邀请他去北京参加国庆观礼,他怀疑是政府想用调虎离山之计算计他,于是拒绝了。

当时县里专门成立了动员代表进京观礼的工作组,工作组同志对拉勐反复劝说,耐心细致地讲解新中国平等、团结的民族政策。看到共产党的干部这么坦诚、实在,拉勐终于决定前往北京,但还是提出要求:“让一个人来押在我的寨子。要是我回不来,按佤族的规矩,就得把这个人杀了!”

J4-3.jpg

▲ 在佤族的传说中, 白鹇鸟会给人带来吉祥幸福。

要学白鹇鸟飞到山外多看看

后来观礼团回到普洱,第一个走进城门的,就是拉勐。他穿着毛主席送的青色毛呢衣服,喜气洋洋地走在前头。

毛主席亲自接见他时,拉勐把自己三代祖传的梭镖亲手递到了毛主席手上,毛主席亲切地和他握手,还和他聊起了佤族的历史。

这“高光一刻”,后来总是被他骄傲地提起来。“在北京每天都有几千人欢迎我们,小鼓打得叮咚响,娃娃看见我们就跳起来,把我们当最尊贵的人。以前我觉得佤山最大了,能飞的鹞鹰也要几天才能飞完。到昆明坐着飞机一看,才知道国家真大啊,寨多多有,人多多有。以后我们不能只晓得眼前的草棵丛,要学白鹇鸟飞到山外多看看……”

后来拉勐在普洱第一届兄弟民族代表大会上积极提建议,并担任了立碑的剽牛任务。这让拉勐很兴奋,他觉得共产党、人民政府对他是信任的。

在云南各民族土司、头人和代表组成的观礼团中,也有人出于心、发乎情,表现非常积极。比如傈僳族头人李保,当时66岁的他在受到邀请后,愉快地答应说:“毛主席都下帖子了,就是出山的路断了,我也要长翅膀飞出去!”

1950年的国庆,中央组织了全国各地的各民族代表赴京参加国庆观礼。这一举措为很多少数民族代表人士了解新中国、了解中国共产党提供了机会。对于大家来说,北京之行不啻是一次思想和灵魂上的洗礼——山寨小了,国家大了;自我小了,胸怀大了。

党和国家,这听起来宏大的概念,第一次具体化为“幸福的代名词”。当代表们从遥远的边疆来到祖国首都,再从首都回到家乡,几千公里的路途背后,传递回一个时代改变的信息:旧社会民族压迫的历史终结了,“跟着共产党走,有饭吃,有歌唱……”

有人打消了疑虑,有人扭转了观念,有人坚定了信心。新中国民族团结、边疆发展的曙光,第一次清晰地展现在各族人民眼前,为民族团结誓词碑写下了生动的注脚。

(责任编辑 王菁)

(本专题图片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 

未经ylzz总站线路检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